确定刑事责任年龄

2019-02-02 15:47作者:王噶子  |

作为一个特殊的国家集团,未成年人需要特别的法律保护。为此,中国颁布了“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和“未成年人保护法”等十多项法律法规。但是,现行的青少年犯罪刑法存在诸多不足,需要进一步完善。近年来,青少年犯罪的特点是年龄小的、团光、残酷的、情报强。根据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处理青少年犯罪的原则应以教育为基础,辅以惩罚。轻罪应该反映在经济模式中,即未成年人的改革。有必要在刑法中增加一个特殊条款。不应被动地承担严重青少年犯罪的刑事责任年龄限制,但应受到严厉惩罚。

一,中国的刑事责任时代立法

(一)立法规定

所有国家都有将刑事责任年龄定为犯罪的法律。虽然这些法律不同,但它们通常基于该国青少年的成长和发展以及打击犯罪的必要性。刑事鉴定主要考虑责任主体的认知能力和控制能力。根据我国“刑法”第17条的规定,刑事责任年龄分为14岁,无刑事责任。刑事责任年龄为、14至16岁,完全刑事责任年龄超过16岁。

(2)立法缺陷

根据上述立法,中国采取了绝对严格的刑事责任年龄。这种立法是不合理的:

首先,基于自然生理年龄,它没有反映个体认知能力和控制能力之间的差异。真正决定认知能力的是个人的社会年龄和生活经历,而不是身体年龄。生理年龄可以作为认知能力的平均参数,但不能作为唯一的依据。

其次,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将导致人口流动性增加,城市人口混合,农村留守儿童增加。在此期间,随着社会多元化的发展,网络媒体对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影响将越来越明显。在这种背景下,再加上未成年人处于生理学快速成熟阶段的事实,心理意识就会萌芽。在这个阶段,未成年人追求刺激,冲动,容易接受别人的建议,他们的模仿力量很强;理解的问题是直观的、片面的、缺乏分析、判断和歧视,而年轻犯罪的问题正变得越来越明显。法律规定的刑事责任制度绝对严格,不利于个人轻微刑事犯罪和普通犯罪的调整和规范。

第三,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东西部地区发展不平衡,民族构成复杂,风俗习惯不同,贫富差距拉大,城乡差距扩大变得越来越明显。以一刀切的方式确定刑事责任年龄并不符合当前的过渡期。在这种环境下,有必要建立一个相对灵活的刑事责任年龄制度。一方面,笔者认为,将14岁作为相对刑事责任的起点,符合中国的基本国情和社会现实。考虑到刑事犯罪年龄较低的趋势,不能提高刑事责任年龄,在成人特殊保护中不应减少刑事责任年龄。也就是说,为了将特别严重的青少年犯罪纳入刑法调整,应在现行刑法中或以附带条件的形式增加特殊规定。

另一方面,鉴于近年来青少年犯罪的特点,如年龄较小的犯罪团伙、残忍,我们不应该停留在14岁的标准,以致未成年人犯下的一些严重和恶性犯罪不能被惩罚。这不会保护未成年人,但会使他们鄙视法律并陷入犯罪的深渊。笔者认为,对于14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一旦发生主观恶性肿瘤,犯罪手段就是残忍,行为是有害的,应该受到惩罚。

简而言之,作者认为,立法应该建立一个相对灵活的刑事责任年龄,考虑到主体的年龄和认知能力。为了遵守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我们必须考虑主体的主观恶性及其行为的危害性。根据最高法院2010年2月18日发布的“关于实施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意见”第1条,未成年人待遇刑事政策的核心是强调歧视,宽大是严格的。刑法不仅保护了犯罪者的人权,而且保护了受害者的人权,从而保护了所有公民的合法权益。

二。普通罪行的宽大处理

确定刑事责任年龄

这里的一般犯罪是指由未成年人失误造成的犯罪。为了避免悲剧的发生,应遵循宽严相济的原则,即非刑事化原则非刑罚化和非刑事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实施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意见第20条规定,轻罪应由广泛的、专门处理:

(I)广泛适用的非监禁刑罚

监禁在中国的刑罚制度中占据中心地位,但短期监禁的效果并不令人满意。监狱人员混合鱼珠,未成年人具有较强的模仿能力,易诱发交叉感染,且转化效果东森游戏很差。通过限制自由,未成年人与社会隔绝,这不利于他们融入社会,对社会产生仇恨,以更极端的方式对社会进行报复。使用公共监督、强制罚款并强迫社区劳动而不是短期监禁。

在执行处罚时,假释和减刑适用于被判处有期徒刑的少年犯。法律规定,未成年人的减刑范围可以酌情放宽,成人罪犯的减刑范围相同,并且没有关于假释的特殊规定。为了增加减刑和假释的可能性,应该建立一项针对未成年人的特殊刑法。2006年“人民检察院处理少年刑事案件管理条例”第31条规定,不起诉符合要求的未成年人,对进一步完善未成年人缓刑制度具有积极意义。未成年人缓刑的条件应与成年人不同,这有利于增加未成年人的缓刑比例。 “刑法”第74条规定,累犯不适用于缓刑。作者认为,未成年人应该以书的形式具体规定。结合其不稳定的特点,这种情况在改革后不可避免地会重演,试用制度不应适用于未成年人的再犯。不起诉未成年人的范围几乎与成人相同。提交人认为,应该扩大不起诉的范围。环境较少的未成年人,特别是充满激情的罪行,不会造成严重伤害,也不会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被起诉。

确定刑事责任年龄

(4)明确监护人的责任,加强对未成年人的社区矫正制度

“刑法”第17条第4款规定,对未满16岁的未成年人犯下的罪行可能受到严格的父母纪律处罚,并在必要时受到该机构的管辖。青少年犯罪主要是由于环境的不利影响。指导父母或监护人遵守纪律的规则就像家具。父母和监护人的责任不明确。提交人认为,有必要澄清未成年人对不当行为的责任。如果有三项或三项以上轻微违法行为,例如盗窃,您可以命令慈善机构接受它。同时,要加强对未成年人的社会矫正制度。对于青少年犯罪,形成了、学校、学校三位一体的校正机制。针对我国未成年人社区矫正制度,我们应坚持严格,缓慢的政策,遵循政府与社会事业相结合的原则,将行为矫正与心理矫正相结合。

刑事诉讼制度是指被定罪或者被判处刑事处罚的人。如果符合法律条件,国家司法机关已被定罪或判处刑事判决的事实不再存在,原判定记录归零。事实。

“刑法”第100条规定了犯罪记录报告制度。这项规定对未成年人的康复极为不利。被标记为犯罪的年轻小偷在社会中处于歧视的地位。 “刑法修正案(8)”规定:未满18岁的,他被判处最高五年的监禁,并免除其犯罪记录报告义务。随后,2014年1月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颁布了“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修改规定”。已经明确指出,犯罪记录不公开的未成年人应该只犯下新的罪行或发现失踪的罪行。在对多种罪行和处以不少于五年的监禁进行处罚之前,不得取消关闭。随着社会的发展,它将进一步发展其放弃未成年人犯罪记录的义务,但不仅限于被判处长达五年监禁的人。3.严厉惩罚严重和严重的罪行

在重大恶性案件中,提交人辩称,刑事责任的相对年龄不应严格规定为14岁。 14岁以下未成年人犯下的罪行对社会极为有害,也应严肃对待极端残忍罪行。在这个时候,宽大与严谨相结合的体现是:严格的疾病治疗,宽严相济的结合。刑法的特殊预防更加注重犯罪者的救济,即犯罪分子的教育功能。正如前苏联教育家马卡连科指出的那样,适当的惩罚不仅是教育者的权利,也是教育者的义务。

案例:2013年12月5日,来自重庆市长寿区的10岁五岁女孩李磊在一个25楼的阳台栏杆上殴打了一个男孩15个月,导致男孩摔倒严重受伤。 。由于行为人未满14岁,该案件只能被视为一般民事侵权案件。令人担忧的是,这样一个年幼的孩子可以对一个18个月大的孩子施加这种令人发指的暴行而不受到法律惩罚,而她父母对受害者的经济补偿是另一种选择。通过。我心里有一个问题,就是出于某种原因,这样一个年轻女孩有这种暴力,至少证明他们的父母和老师在他们的教育环境中都没有成功。那么,在这样的环境中,孩子的身心转变会产生什么影响?

法律存在漏洞,但近年来,上述违反人性的反社会青少年犯罪不再是个案,法律应该介入这种情况,正如英国规定任何此类行为一样会对社会造成伤害。威胁、恐慌、骚乱或破坏是一种应该介入的反社会行为。严格来说,存在累犯风险,但危险程度不同。在美国,犯有杀人罪或其他严重暴力罪行的未成年人被视为成年人。这意味着可以对犯下这种残暴罪行的未成年人判处死刑。笔者认为,当未成年人的具体行为对社会造成严重危害时,法律不应对此视而不见。

法律应该积极干预近年来的青少年犯罪,例如青少年、帮派和残忍的成年人。根据法定刑事处罚原则,必须在刑法规定中加入青少年反社会犯罪的干预规则。正如边沁曾经说过的那样,当一个有远见的立法者急于阻止结果或任何以此类结果为恐吓的行为时,他脑子里自然会有两种欲望。第一是消除未来类似危险的风险,第二是补偿已经造成的损害。对于这种恶性犯罪,作者认为:

首先,认真处理此事并判处一定的监禁。让犯罪分子认识到其行为的社会危害性,避免因法律的威慑性而再犯的罪行,从而实现预防的功能。同时,对这些反社会案件的处罚可以警告社会,保护受害者和社会的合法利益。实现一般预防功能。其次,在处罚过程中,重点是教育,辅以惩罚和宽松的刑事政策。毕竟,未成年人仍处于不成熟的阶段。在刑事执法过程中,他们必须配合专业人员进行教育,使他们能够谋生,同时加强对反社会罪犯的心理干预。只有在特殊评估确定风险降低后才能授予假释。

亚里士多德说,世界上最大的罪恶不是来自饥饿,而是来自鲁莽。强调保护未成年人和青少年犯罪的自由放任只会鼓励未成年人犯下更严重的罪行东森平台注册。在社会转型期间,社会变量增加,青少年犯罪增加。当然,法律需要保持稳定。它还必须与时俱进。它不能采取无所作为的态度,允许未成年人犯罪!

上一篇:网络经济环境下的企业营销管理分析
下一篇:中国税收分配制度改革与立法完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