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1958年

2018-11-15 13:56作者:王噶子  |

在1958年,那是一个非常炎热的时期。

我们家乡有句俗语。咒骂是易怒、头晕和脑胀的意思。在那个火热的年代,每个人都被大火搅乱了。

最引人注目的宣传是在村中央的歌剧院前。坐在西面的东面是一座剧院,一个多人的平台,用相同颜色的青石搭建,上面有一个露天舞台,后面是三顶伟大的道教礼帽的房子。当唱一出戏时,它就在后台,通常堆满了杂货。在歌剧院前有一个大广场,在那里举行全村的盛大集会。我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在人群中钻研的熙熙攘攘。站在台上讲话的,不是县里的干部,也不是老支部的书,也不是村长,而是一位姓崔的医生,在村里的一家小诊所里工作,好像是从上来吃的。崔医生穿着整齐,有一张干净的脸,一张蓝色的下巴,还有两张我的胡须、衣衫褴褛的人们的照片。他从你身边走过。会有一股清香的水,一间小乡村诊所,就像城里的一家大医院,人们对这位崔医生有点敬畏。

崔博士说,现在是建立人民公社的时候了。一个人就像一座木桥。风雨不稳定,合作社是石桥,人民公社是通向幸福的金桥。最新鲜,也是最令人向往的是崔博士,他即将吃大锅饭!人民公社是一个大的集体,集体劳动,集体吃饭,(不是集体睡眠)听钟声,停止工作听小号,一起进食堂,吃完碗,就像城里的老大哥一样。妇女们被解放了,不再有炉灶,不再有脱粒和研磨,没有食物留在家里咬老鼠。我也会拉高压线路,电话,住在楼里,楼上楼下,打电话.唾液永不停止。我以为医生知道很多。

印象:1958年

于是村子里的暖气就更大了,往前跳了一大步,做了土壤和肥料,掐死了所有的狗,做了一大锅肉和骨头汤,把它涂到了农田上,看玉米的叶子变黑了。然后钢铁精炼厂,红薯田,拔掉树苗,竖起了高炉,升起了火,晚上,火射到了半边天。家家户户都拿出铁锅、铁盆,甚至拔出炉子,拉下门,卸下门,挂上,都提出支持钢铁元帅提高账单。歌剧院前面的广场堆得像座山。我们家的铁锅,还坐在炉火上,在热气中被拿走了反正是在吃食堂,反正家里什么都没有,还有这些废铜铁有什么用呢?

然后在剧院大楼对面的墙上有一个大的飞跃,第一列画着火箭,屁股上冒着烟,第二列画的是一架翅膀上有一颗耀眼的红色五星的飞机。还有火车,汽车,马,牛和猪。我想猪是最喜欢的,大肚子,嘟嘟两排大奶子,摇摇晃晃地走到广场上。该村的七个生产团队每天都要进行评估、考勤、生产进度,看看谁能登上火箭,还是能骑上老母猪。在那一年,“飞跃”一词是使用最广泛的。晚上,要组织年轻的民兵到田里集合秋日。他们会在房子的屋顶上用锡做的喇叭大声喊叫。一个接一个的人,就像古代的灯塔,迅速蔓延到整个村庄:整个民兵。整个北达瓦,跳到小米切花里!有一天晚上,我还参加了跳跃式,带着一群大大小小的孩子去切甘薯苗,尽速玩耍,回到食堂吃干饭,赚了一美元。

那一年的庄稼也长得不错,玉米芯长一英尺多,棉花一人高,秋季公社举办收获展后,一个萝卜像个孩子一样高,一个红薯居然重十五斤半!正如二号阿姨说的,地上有一根棍子,还有一朵花。

那段时间真热。

后来,有人说这是高烧,胡说八道,真的很有道理。那真的可以烧掉一根大头发,即使是我最实际的岳父,也要烧东西、南、西北的区别,秋收后的粮食,给每户人家,没有人愿意吃食堂,谁愿意担心那部分的心呢?!一堆红薯,堆在脱粒的地板上,不管风雨,都是一堆垃圾,真是一种意义的浪费。每次我奶奶去旁听的时候,她都会说:“恶作剧。”

上一篇:一位小学同学
下一篇:农家茶好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