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高等教育所得税的税收立法

2019-01-30 10:28作者:王噶子  |

[]高等教育捐赠的税法主要涉及企业和个人向高等教育缴纳所得税的税收优惠的立法规定。中国高等教育捐赠的税收优惠政策正在转型中。自立法变革以来,企业和个人捐赠的税收激励措施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是,我国高等教育捐赠税立法仍存在一些问题,应从税收政策和立法技术两个方面加以改进。

[关键词]高等教育;捐款;所得税;税收立法

A、高等教育捐赠所得税立法现状

高等教育捐赠的基本依据是《公益事业捐赠法》第二十四条“公司及其他企业和个人依照法律规定为公益事业捐赠财产,并按照法律规定、行政享受优惠所得税。法规。“这一原则性原则表明企业和个人可以依法享受所得税优惠,但规定没有明确规定税收优惠的具体条件和程序。如果该规定在实践中有效,则还取决于其他法律法规的具体规定。从立法演变的角度审视这些具体的法律法规,主要体现在以下内容。

(1)企业向高等教育捐赠税收立法

论高等教育所得税的税收立法

论高等教育所得税的税收立法

企业向高等教育捐赠的税收立法可以根据税收优惠的程度分为以下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在2004年之前。根据相关法律法规,企业向高等教育缴纳所得税的税收优惠金额,平均企业是年度应纳税所得额的3%;金融、保险公司可以在年度应纳税所得额的1.5%内扣除。

第二阶段是2004年至2007年。根据《关于教育税收政策的通知》(财税[2004] 39号)第1(8)条,纳税人通过中国非营利性社会组织、向中国教育行业捐款允许在企业所得税前全额扣除。可以看出,该法规为教育捐赠带来了巨大的税收优惠,并实施了税前全额扣除政策。但是,有资格获得全额扣除的社会组织需要由财政部或国家税务总局以通知的形式予以澄清。捐赠给上市名单以外的社会团体的企业不能在税前完全扣除。 2007年,国家税务总局等部门进一步明确将“社会团体和国家机关”定义为国务院民政部门和省人民政府设立的非营利性公益组织,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组建部门。

第三阶段是在2008年之后。2008年1月1日生效的新《企业所得税法》第9条规定,“企业在年度利润总额的12%以内发生的公益捐赠部分可以扣除在计算应纳税所得额时。“因此,企业是劣等的。教育捐赠的税收优惠应在修订后的《企业所得税法》生效后适用。《关于教育税收政策的通知》建立的原始免税税收优惠被废除,因为《企业所得税法》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基本法。其有效性远远高于行政法规层面的通知要求。(2)个人向高等教育捐赠税法

根据《个人所得税法》和《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条例》的有关规定,个人通过在民政部门登记的非营利组织或国家机构捐赠纳税人申报的应纳税所得额的30%,捐赠金额不超过纳税人申报的应纳税所得额的30%。它从应税收入中扣除。但是,根据2004年“《关于教育税收政策的通知》”的规定,“个人捐赠高等教育并在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之前给予全额扣除”,可以看出,个人捐赠给高等教育的税收优惠有应税收入在30%以内,扣除税前全额扣除的扩展过程。

关于捐赠高等教育捐赠的税收立法问题的研究

(1)捐赠者享受税收优惠的公益组织范围有限。只有当您向持照慈善机构捐款时,才能获得税收优惠。

在实践中,国家税务总局和其他机构继续通过《通知》增加非营利机构的数量。面对各种各样的法规,打算捐赠的单位和个人更难以找出哪个机构的捐赠允许税前扣除,无论是全额扣除还是一定百分比扣除。 2007年《关于公益救济性捐赠税前扣除政策及相关管理问题的通知》的问题是。可以享受税收优惠的非营利性社会群体仍然有更高的限制。在国务院民政部门或省政府登记的社会团体,必须免税。在省级和国家级民政部门注册的社会组织不能。免税仍然是一种“税收制度捐赠制度”,这是以往管理思想的延续。该系统设计偏向于维护国家税收安全。但是,它存在以下缺陷:涉嫌歧视某些公益组织;第二,基层的大多数慈善组织都没有得到税收优惠的支持,而这些慈善组织更有可能在中国获得最大的支持。社会阶层和人群对中国捐赠等慈善事业的促进作用不大。

(2)中国是一种难以实现的税收激励政策,违约税收激励机制应该是有效的

中国捐赠的税收优惠主要用于减少所得税类型,但对于中国税收结构中最具影响力的税收类型——流转税,它们并不优惠。这与其他国家的共同点是减少对最重要的税收征税。这些规定是相互矛盾的,因此中国的捐赠税收激励很难实现税收优惠的有效利用。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税收结构非常不同。中国的税收结构以流转税为主要税种。 “十五”期间,国内增值税、消费税和营业税占税收总额的55.1%,是税收的主体。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仅占税收总额的23.2%。近年来,税收所得税的比例持续增加,2005年增加到24.6%。在发达国家的税收结构中,所得税是税收的主要来源。据统计,个人所得税在高收入国家税收中的比例一般在40%以上。连同企业所得税的份额,所得税在其税收结构中占据主导地位。可以看出,外国捐赠的所得税免税是最大税种的税收优惠,但中国捐赠的所得税减免只是从小税收中减税。因此,在设计捐赠税收优惠制度时,中国应考虑中国的实际税收构成,并应为最具影响力的税收提供税收优惠。(3)相关税制不健全,缺乏“抑郁”机制。

实践表明,高昂的遗产税和赠与税会对捐赠产生重大影响。由于种种原因,中国尚未引入遗产税和赠与税,这种税收用于限制资产转移,因此尚未建立促进捐赠“强制”效应的机制。财产继承的税收成本非常低,导致继承人和大多数继承人没有捐赠财产的动机。从其他国家的经验来看,遗产税和赠与税的引入将对促进社会捐赠起到积极作用。 (4)有关税收高等教育捐赠的其他技术问题需要在税法的支持性规则中进一步明确

捐赠的1、形式仅限于货币捐赠,实物捐赠和无形资产捐赠的税收激励措施难以实施。如果企业等社会力量捐赠生产设备和其他实物,如扣除所得税之前,则涉及价值转换问题。但是,现行税法尚未明确界定定价方法和定价程序。这很难操作。例如,实物捐赠需要由专业机构进行评估。价值,因为没有相关的规定,很难操作。

2、直接向收件人的公司或个人捐款不包括在税前扣除中。然而,事实上,捐赠者更愿意直接向学校或受助人捐款。由于税收安全考虑,现行法规不支持他们的捐赠偏好,因此不能最大限度地激励企业或个人捐赠。 。

3、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捐赠行为都不会减轻税负;反之。更严格的扣除限制导致大量捐款未被扣除,繁琐的扣除程序增加了税收合规成本,影响了纳税人的捐赠积极性,削弱了税收支出的政策效果。我们的捐款扣除限额应在一定程度上放宽,应简化繁琐的减税程序,以方便捐赠者享受应得的税收优惠。

三个、高等教育捐赠所得税立法改进

(1)建立适当规模的独立民间公益机构

大力发展独立的民办公益机构,推进慈善事业,如慈善事业、教育;完善高等教育捐赠社会捐赠机制,争取国内外各界捐赠和赞助,提高学校服务社会的能力,吸引社会各界捐款;高等教育资金社会捐赠的有效运行管理机制和监督机制使捐款真正得到实施。

(2)继续扩大受让人享受税收优惠的受让人范围,并规定对直接捐款的税收优惠

有必要继续扩大受援机构的范围,直到向县民政部门登记的公益团体捐款还可以享受减税;或者只通过税务机关免税资格的公益组织可以接受捐赠并免征所得税,并改变现行“许可机构捐赠扣除制度”是“直接捐赠扣除制度”。此外,如果没有通过公益组织或国家机构直接通过公益捐赠的个人和企业可以提交证据证明他们确实捐赠了慈善捐款,立法还应规定他们也可以享受相应的税收优惠。完善税收法规,尽快制定税前扣除配套规定,简化税前扣除手续的程序和程序。(3)明确非货币性资产捐赠价值的计税基础,制定科学简单的可比价格体系,方便税务机关确定税收优惠税额

《(企业所得税法)实施条例》2008年1月1日生效第58条、第62条和第66条分别规定了捐赠固定资产、的生产性生物资产和无形资产的计算方法,这些资产以这些资产的“公允价值”为基础。所支付的相关税费是税收的基础。“虽然这些规定为确定捐赠非货币资产的价值提供了明确的依据,但对于公允价值、定价程序没有明确的定价方法,以及哪些机构对其进行评估。捐赠的非货币性资产的公允价值,这些剩余的问题需要进一步完善,并在相关的法律法规中加以澄清。此外,企业应该免除增值税来捐赠实物资产。因为目前中国企业向实际捐赠增值税。资产,当他们缴纳所得税时,他们有税前扣除,这不利于鼓励企业捐款。由于企业捐赠给非营利组织的产品没有进入市场,而是直接转入需要产品的弱势消费群体,生产企业没有获得增值收入。因此,建议捐赠材料根据公共福利机构的捐款收据,按照成本价格、纳入企业。费用免征增值税。

(4)企业捐赠应允许输入企业成本减去增值税

鉴于中国的主要税是流转税,一些企业在没有盈利或利润较少的情况下也可能会有捐款。他们可以向一些国家学习,并在流转税中给予税收优惠。例如,在韩国税法中,非个人公司、组织或机构对政府的、国防建设和救灾的捐赠可以在计算应税收入时减少损失;非营利性公立学校用作设备、教育时的捐赠或者在研究基金时,可以包括在减少的费用中,但豁免金额不超过转移后的收入总额转移损失。根据比利时相关法律,、公司等公司向非应税项目捐款,可以扣除为非应税项目。捐赠的扣除额不得超过2000万比利时法郎或超过应纳税所得额的5%。因此,中国应该从这些相对较好的经验中学习。对于亏损企业或没有多少利润的公司,企业捐赠资金可以作为公司费用包含在成本中。当企业支付增值税时,进项税在产出税中抵消。扣除,这将鼓励更多公司参与慈善事业。

(5)通过引入遗产税等税收,有必要完善税收制度,促进慈善捐赠的发展

从国际经验来看,最能促进捐赠行为的税收制度是遗产税、赠与税。例如,美国遗产税法采用统一的累进税制。继承金额越高,税率越高。遗产税收集包括有价值的财产,如财产、汽车、银行存款、收藏品和企业,而慈善机构的捐款不在课堂上。在遗产税范围内。因此,由于遗产税等税收“拒绝”机制的存在,个人在选择免税和遗产税征税时会增加个人捐赠财产的倾向。否则,国家将通过税收占相当大部分的财产。税收政策的规定将在一定程度上促进公益事业的发展。

上一篇:东森游戏:论情感与情感的激励功能
下一篇:中越贸易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