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财政政策10年回顾

2019-02-21 14:17作者:王噶子  |

[]自1994年以来,中国的财政政策在1998年下半年成为分水岭。它实施了“适度紧缩”的财政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充分表明中国政府负责宏观调控。能力正在成熟。 1988年的经济过热和通货膨胀以及随后1989年和1990年国民经济的缓慢增长使得决策部门意识到有必要改变“慢慢热的、和冷”的传统做法。冷却经济,保证国民经济正常发展的速度,防止经济运行的起伏再次发生。因此,基于这样的思路,中央政府及时提出了“适度紧缩”的财政政策,对过热经济实施了适当的宏观调控,实现了“高增长,低通胀”的新经济发展趋势。 1998年6月16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关于《财政宏观调控与启动经济增长》的签名文章,建议从适度紧缩的财政政策转向扩大财政债务和财政支出规模,增加投资,刺激消费和扩大出口以促进国民经济。增加。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建立,面对日益复杂的国内和国际经济形势,中国政府已花时间应对形势,积极应对,灵活运用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经济发展的政策和其他经济调控措施。波动性进行了有效的宏观调控,极大地促进了国民经济的健康发展。总的来说,自1994年以来中国的财政政策一直是1998年下半年的分水岭。它实施了“适度紧缩”的财政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充分表明中国政府正在推动宏观经济。监管和控制经济的能力正在逐步成熟。

一个、“适度紧缩”的财政政策实现经济增长“软着陆”

(1)宏观经济背景。

自1993年以来,中国经济经历了过热。 1992年,小平同志在南巡时发表讲话,提出了“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思想。以此为契机,中国开始进入新一轮经济快速增长,扭转了1989年和1990年经济低速增长的趋势,国民经济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自1992年以来的新一轮经济增长带来了新的问题,同时取得了巨大的社会和经济成就。

虽然1992年和1993年国内生产总值(按可比价格,下同)的增长率分别为14.2%和13.5%,改变了1989年和1990年经济增长下滑的不利局面,但经济有在经营过程中不可忽视的现象,即经济过热的开始。自1992年以来,固定资产投资快速增长是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1992年至1993年的增长率分别为42.6%和58.6%,大大超过了过去的增长速度。投资需求推动了消费者需求。当时,中国正处于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的过程中。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的双重扩张加剧了商品供应的短缺,导致1993年至1994年的全国商品零售价格指数分别上涨了13.2%和21.7%,导致通货膨胀更加严重。经济过度增长带来的经济过热和严重通货膨胀已成为社会和经济稳定的巨大隐患。中央政府针对过热的经济提出了“适度紧缩”的财政政策。虽然1994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为12.6%,略低于1993年的增长率,但全国商品零售价格指数已成为改革开放以来的最高年份,通货膨胀严重。为此,当时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通胀控制置于该时期经济工作的首位。

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中国经历了多次经济过热。为了使经济降温并受到当时宏观调控经验的限制,它经常采取“收紧底线”的政策,导致经济因过热而过热。这种冷热转变似乎是快速驾驶中的突然刹车。经济过热被消除,但它正面临着如何启动经济的问题。突如其来的冷热交替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波动,对国民经济的运行产生了非常不利的影响。 1988年的经济过热和通货膨胀以及随后1989年和1990年国民经济的缓慢增长使得决策部门意识到有必要改变“慢慢热的、和冷”的传统做法。冷却经济,保证国民经济正常发展的速度,防止经济运行的起伏再次发生。因此,基于这样的思路,中央政府及时提出了“适度紧缩”的财政政策,对过热经济实施了适当的宏观调控,实现了“高增长,低通胀”的新经济发展趋势。

(2)“适度紧缩”财政政策的内涵。

目标。

中国财政政策10年回顾

(1)抑制通胀是第一个目标。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适度的价格稳定是社会经济活动存在的基础,是国民经济持续稳定增长的主要标志。但是,中国1993年和1994年的高通胀率不仅是改革开放以来的高峰,也是世界罕见的。如此高的通货膨胀率对国民经济造成了严重影响。这对国家、企业和城乡居民都是十分有害的。这已得到世界各国实践的证实。在经济体制的过渡阶段,通货膨胀的压力是客观存在的,但如果允许发展,它将不可避免地破坏正常的经济秩序,最终导致经济增长的下降或停滞,因此抑制恶性通货膨胀已经成为当时的优先事项。

(2)保持国民经济适度增长是另一个重要目标。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虽然中国在抑制通货膨胀方面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就,但成本往往是国民经济陷入低谷。实践证明,经济过热的这种“快速制动”方式也不利于国民经济的持续协调发展。

1988年,为了遏制严重的通货膨胀,中国在财政政策上采取了严格的紧缩措施。虽然通货膨胀率大幅下降,但为此支付的价格是国民经济连续两年低迷,导致1989年。全年的GDP增长率仅为4.1%和3.8%。改革开放以来,保持国民经济的适度增长一直是中国宏观调控的核心内容,是实现中国经济腾飞的必要条件。抑制通货膨胀不能以牺牲国民经济的增长速度为代价。有鉴于此,在实现通胀遏制的同时,还必须保持国民经济的适度增长,这是“适度紧缩”财政政策的另一个重要目标。2.政策的主要内容。为了遏制经济过热,中央政府在1993年下半年果断推出了一揽子宏观调控措施,旨在实现固定资产投资的快速增长。核心是采取适度紧缩的财政政策,并采取适度紧缩的货币政策。在财政政策方面,我们控制支出规模,减少财政赤字,并增加财政支出从1993年到1994年的增长率.1%和24.8%在1995年被压缩到17。8%、在1996年16.3%和16.3%在1997年;清理整顿金融信贷营运资金,减少金融信贷资金投入生产企业。此外,1994年实施了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税制改革和分税制财政体制改革,提高了财政收入的“两个比例”,为中央政府实施宏观调控提供了财政保障。和控制,这与速度和规模直接相关。 75%的消费税和增值税作为中央固定收益,所得税直接关系到经济利益水平作为地方固定收益,从而限制了当地单边追求增长的速度。

3.政策特征。

(1)重点是经济增长的“软着陆”。 “适度紧缩”意味着在实施宏观调控财政政策时,抓住政策执行的力度,消除经济的剧烈波动,同时保持经济的稳定增长,即实现经济运行的“软着陆”。 “软着陆”是经济运行状态的形象隐喻。从经济意义上讲,这意味着在国民经济过度扩张后,在政府的宏观调控下,它已经稳步回落到适度的增长区间。 “适度增长区间”意味着经济增长的实现与财政资源等社会和物质资源的可承受性相适应,客观社会和经济承受能力的过度或缓慢增长并不是适度的表现。因此, “适度紧缩”是为了防止宏观调控收紧,破坏经济增长,这不利于改革的深化。

(2)总量紧,结构调整。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经济的巨大波动几乎总是由于投资扩张导致的总需求扩大。由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仍处于初步建立状态,短缺经济的影响仍然存在。投资扩张导致的总需求扩张很难在短时间内释放。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实施总量适度紧张。宏观财政政策是必须的。值得指出的是,财政政策坚持总金额的紧张,这并不意味着财政支出的绝对数量减少,而是相对压缩。这里,相对压缩有两个含义。一个意味着财政支出的增长率与上一年相比有所下降。例如,1995年至1998年的财政支出增长率低于1993年和1994年的财政支出增长率;第二,相对于财政收入的增长率,财政支出的增长率已经下降。例如,从1995年到1997年,财政支出的增长率低于财政收入的增长率。另一方面,它从先前经济过热的教训中吸取教训,导致整体经济萎缩。在总体紧张的前提下,我们将及时进行结构调整,以实现“紧凑的工作”,避免“一刀切”。 。对于国家重点建设项目,具有公共产品属性的基础设施,如道路。铁路、农田基础设施建设和水利设施、环保项目等,为企业提供市场效率,适当增加公共资金投入,重点支持;而对于“泡沫经济”部分,对于低级冗余结构,纯粹的外延扩展和低效率甚至非生产性部件都很紧张。通过“紧张与生活”的结构调整,经济增长方式将从粗放型向集约型推进,为未来高质量的经济增长奠定坚实的基础。(3)与“适度紧缩”的货币政策相匹配。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是政府实施宏观调控的两大政策工具。两者通常一起使用。 1993年经济过热使中央政府意识到有必要采取两种宏观调控工具 - 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 - 来冷却经济并抑制严重的通货膨胀。一般来说,当经济过热时,放好两笔好货币和信贷可以立即对减少总需求产生影响。过热的经济,以投资需求的过度扩张为标志,为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结合提供了一个舞台。因此,“适度紧缩”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在以下三个方面发挥作用:严格控制财政支出,特别是工资支出和社会群体消费,通过调整支出结构合理安排支出、,二是严格控制总量信贷额度,合理调整信贷资金投入,严格控制固定资产贷款,严禁使用流动资金从事固定资产投资。第三,在控制固定资产投资规模的同时,加大投入。结构调整的力度,重点是严格控制新形式的项目、,以增加企业的技术改造,投资资金为生产、保护结束、,以保护国家重点等。总的来说,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结合成功地使经济降温并抑制了高通胀。

中国财政政策10年回顾

(3)实施效果。

1.实现经济增长的“软着陆”。 1993年以后政府实施“适度紧缩”的财政政策后,1995年严重通货膨胀受到抑制。全年全国零售物价指数比上年下降6.9个百分点,同期国内生产总值仍保持不变相对较高的增长率为10.5%;在“九五”期间的第一年,也就是1996年,经过三年的整改,中国基本实现了国民经济的“软着陆”。全国商品零售价格指数回落至6.1%,但仍保持9.6%的经济增长速度,经济环境明显改善,经济增长质量明显提升,并取得了良好的发展势头。抑制通货膨胀,保持国民经济持续增长,实现低通胀。国民经济快速增长的“双赢”格局。

它积累了丰富的经济过热经验。在宏观经济调控中使用财政政策是市场经济条件下财政职能的主要表现。 1993年开始实施的“适度紧缩”财政政策是基于改革和发展需要的相机选择。通过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相结合,实现了严重的通货膨胀,避免了经济发展中的“快速制动”现象,成功实现了经济增长的“软着陆”,保持了国民经济的健康发展。这是利用经济手段进行宏观经济调整的成功范例。它改变了计划经济时代用行政手段控制国民经济的传统做法。它已经跳出了计划经济下的宏观调控框架,有效地解决了“过去一直困扰着我们的一管”。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出现的宏观调控问题,是中国宏观调控史上的一件大事,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积累了控制通胀的宝贵经验。

上一篇:探讨非法行医司法审判的难点
下一篇:社会化视角下的大学生社区管理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