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美国社区矫正制度的概念目的

2019-02-07 06:51作者:王噶子  |

处罚和执行处罚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前者从野蛮走向文明,从残酷走向宽容,后者从封闭走向开放。随着刑罚制度的不断改革,世界各国的刑事立法和司法实践开始尝试创新体制。社区矫正制度成为非监禁刑罚执行制度。社区矫正制度出现后,已成为西方国家领先的执行方式,在美国发展最完善,吸引了大多数国家的学习和借鉴。

美国社区矫正系统在系统和实践中都被认为是相对成熟和完整的。然而,美国学术界对社区矫正的概念仍有不同看法。

第一个观点是美国学者福克斯在社区矫正的早期。他认为社区矫正只是对传统矫正制度的改变,而传统矫正制度应该以社区为基础。并利用社区的各种资源来纠正犯罪,从而使社区能够补充犯罪纠正、的协助和支持功能。至于缓刑和假释,他认为这不是社区矫正的衡量标准,而是监禁的变种或延伸,而不是改变,这是一种传统的矫正方式。让罪犯顺利回归社会是不可能的。

福克斯的观点在今天的社区更正中仍然没有被认可。缓刑和假释包括在社区矫正的范围内,并已在大多数国家广泛使用。许多司法实践都可以证明这一点。然而,这一观点作为对美国社区矫正的初步探索仍具有一定的理论意义。

论美国社区矫正制度的概念目的

第二种观点扩大了社区矫正的范围,并认为任何可以缩短监狱时间或帮助罪犯融入正常社会的措施都可以用作社区矫正,例如假释、监狱外教育、家访和其他措施。美国学者哈恩就是这种观点的代表。

论美国社区矫正制度的概念目的

这种观点与福克斯的观点背道而驰。它不仅包括社区矫正领域的减刑和假释,还包括监狱采取的措施,作为社区矫正措施,以增加犯罪分子进入社区的机会。这种观点指出了社区矫正类型的丰富性。然而,笔者认为,改善犯罪分子和社会交往机会的监狱措施只能被视为社会化和实施开放性的外在表现,其内在本质并未改变,仍然是监禁。

第三种观点基于社区矫正的广泛应用。人们认为,社区矫正活动不仅发生在量刑前,而且发生在量刑之前和之后。 1973年在美国明尼苏达州通过的“社区矫正法”反映了社区矫正的广泛使用。

这种观点将社区矫正的范围扩大到判刑前和判刑后阶段,而不仅仅是整个刑事诉讼程序。首先,社区更正延伸到判断。这时,当事人仍处于犯罪嫌疑人的状态。将社区更正应用于各方没有法律依据。由法院决定该党是否有罪。、判刑的严厉程度和处罚,并且在此之前不能对当事人施加这些惩罚。其次,将社区更正扩展到量刑的释放。从监狱释放的人不适合作为社区矫正的对象。他们受到州和法律的惩罚,他们的纠正已经结束。现在他们已经回归社会,过着正常的生活。救济措施的必要性不仅仅是社区矫正。美国社区矫正概念的定义是不同的。很难对这个系统进行非常统一的概括,学者强调的主题或目的往往决定了这个概念的内容。正如美国犯罪分子达菲所说:我们对社区矫正和非社区矫正感到困惑,部分原因在于指导分析师的不同目的,导致对系统内容的不同描述。因此,定义的扩展是不同的。他只关心工作的目的,而不是工作的地点或头衔。在某种程度上,塔米的言论可以解释美国社区矫正概念的混乱,即美国实用主义和司法观念的影响。人们最关心的是社区矫正的实用价值,其概念是可以理解的。

首先,保护公共利益,减少累犯。衡量社区矫正效果的标准之一是看它是否有效减少再犯。这里提到的累犯是我国司法界的累犯。许多美国学者记录了不同时期纠正措施对罪犯社区矫正和监狱矫正的影响,并检查了再犯率。这决定了社区矫正是否已经达到了减少再犯的效果,或者是否达到了维护公共利益的目标,或者社区矫正的合理性是否优于监狱矫正。但是,这类研究记东森平台注册录和数据往往显得相互矛盾。原因是第一个方法问题。重复犯罪的概念尚不清楚,导致抽样不规范。其次,选择类型,不同的研究东森平台者选择不同类型的犯罪,比较不同犯罪的累犯率是不科学的;再次,它忽略了罪犯的主观恶性,每个罪犯的主观恶性程度不同。这也是不同类型犯罪的原因之一。为了消除这一因素,仅仅考虑社区矫正是否具有减少累犯的效果是片面的。社区矫正也因人而异。

为减少再犯而进行的研究数据充分表明,社区矫正的影响在发展初期是不稳定的,甚至是不令人满意的。但是,从美国社区矫正的成功经验来看,可以看出,在发展的早期阶段,事情将会有一段困难时期或适应期,这是可以理解的。第二,减少社区支出。为了减少资本投入,许多美国学者还进行了大量的数据比较和研究,发现社区矫正是一种更经济的监狱措施。大量研究还表明,社区矫正是提供替代监禁的一种具有成本效益的方式。然而,一些社区矫正,例如加强替代安置的治疗选择和严格控制违法者,增加了社区矫正的成本。

我怀疑与监狱相比,为犯罪分子提供一系列费用,如食物和住所、医疗保险等,那么社区矫正要求犯罪分子提供上述费用,并且犯罪分子是否被剥夺了成为罪犯的权利?可以说,监狱改正是一种监禁形式,是对罪犯的惩罚,而不是对犯罪分子的权利。然而,即使囚犯受到惩罚,他也只被剥夺了人身自由权(当然还有被剥夺政治权利的罪犯),并且他有其他基本人权。为什么felonys可以在服刑期间使用这些费用,宽容和宽容的罪犯,如试用者和假释者,不能这样做?对于经济困难的罪犯,他们可能会犯下重罪定罪,以避免为自己买单。这是否违反了预防和打击犯罪的初衷?监狱提供的费用范围不是由个人自由有限的罪犯支付的,但监狱保障罪犯的基本权利,即使他们受到惩罚和监禁。因此,目前尚不清楚削减支出是否会导致重罪增加。第三,减少监狱过度拥挤。联邦和州监狱的人口急剧增长,在1975年至1994年间几乎翻了一番。社区矫正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人口过剩的问题。

作者一直认为,减少监狱过度拥挤不是社区矫正的目的,而只能被视为社区矫正的产物。监狱过度拥挤的根本原因是罪犯人数增加。所以,我们应该从头开始,而不是休息。换句话说,我们应该从源头上控制犯罪率并加强预防犯罪,而不是增加处罚的执行和寻找监狱的替代方案。改变惩罚的执行方式是时代发展的要求。它在减少监狱拥堵方面的作用应该是后一种情况,而不是国家犯罪率。更重要的是,社区矫正主要针对的是首次犯罪者,他们是非暴力犯罪者,通常不会被监禁或只是短期监禁。它对监狱过度拥挤几乎没有影响。监狱经常以暴力罪犯和重罪为主。因此,依靠社区纠正这些罪犯以减轻监狱过度拥挤是没有用的。

上一篇:国际工程项目合同风险与索赔管理实务
下一篇:论近代欧洲商人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