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在大寨放置了红旗

2018-11-23 15:10作者:王噶子  |

那年到了第十二个月,天气很冷。今年年底,整个公社发起了一场冬季整治大寨田园的运动。我的村子也牺牲了空闲的季节,积极响应号召,接到的任务是在五英里外,大观庄,开凿岩石,挖掘土壤,修复村庄南边的一条高速公路下的草坡。

从那一天起,按照村里分配的任务,大人们拿着手推车和铲子冲到建筑工地。

寒假结束后,五年级以上的农村学生被告知参加建筑工地的志愿工作。当时,我是五年级学生的一员,热情的学生愿意参与这样的工作。

前天晚上我们都准备好了。有几个人拿着篮子、杆子和铲子,把土地从山坡上搬到大寨田里去。

早餐后,天微明,统一在村,班级为单位收集,全队被派去。前面的高年级,后面的低年级,由老师带领,每个班由排外的学生代表举红旗,在红旗上写着黄色的敲击\“所以村小学\”字单。整齐的线条开始了。每个班都有一个班长负责喊口号:“一,二,一;一,二,三,四”。声音很大,红旗挂了,士兵们唱着:“我们是共产党员吗?”是正义的接班人。继续唱这首歌。

不到一个小时,队伍就到达了目的地。根据阶级分工,有的到山坡上搬土,有的搬石头。我们班的任务是把石头和砾石从村子的东坡搬到两英里外的村庄南边,运到在省道下修缮的大寨田里。

红旗在大寨的田野里飘扬。山坡上画着石灰的大标语,“学习农业大寨”,“努力建设社会主义的快速经济”。成千上万的成年学生,在山坡上,在乡村小径上,在田野里,在黑压压下,分散了人民的战斗。领班拿着红旗,吹响了劳动的号角,开始了劳动竞赛。扩音器高高地悬挂在田野边缘的大树上,不时地高呼士气。

搬运车、篮子和篮子的人都是由一个特殊的人记录的,他推着多少辆车,多少个篮子,多少个地方,多少座水坝,最终都有了结果。在每一行中,你都要选择斗篷的名字。

早晨,火热的劳动场面已经融化了旅途中的寒意。每个人似乎都不觉得累。在建筑工地上,这是一片流动的大海,在飘扬的旗帜下流动,沿着崎岖的山坡土路流动。上下。车轮滚滚,拾起重物,举起篮子,追逐着我,源源不断地流着。

上午的紧张劳动,很快,在工头的响亮的号角中,停止了工作,午餐时间。午餐是标准的大锅。在开阔的田野里,临时的木头,搭在帐篷里的垫子,是食堂。在那些日子里,在家里,通常很难吃大白面。现场食堂例外,中午是白面纸、卷心菜炖锅菜和腌菜。晚上,除了参观现场外,他们都回家吃饭了。

每个村队,学生班,都有民选代表到食堂排队吃饭。白面条装在一桶水里,装满了竹篮、玉米粥和大白菜。收到后,有几个人把他们带到一个指定的地方,开始在海里吃喝。当然,他们不再喝酒了。当时的玉米粥也特别好吃。别再说大白皮书了。工地不是定量的,随便吃。半斤纸,可以吃两口,连通才撑着肚子,那叫凉歪。

那年,在大寨放置了红旗

晚饭后,休息一个小时,开始像繁重的工作一样出汗。直到下午太阳下山,工作的号角才被吹响。每个人都把工具打包好自己使用,并把它们放在建筑工地上。大人们,三、五组,抽干烟壶,一个接一个地回家,学生们,还是排着整齐的队伍,唱着歌,举着旗子,快乐地,消化着我肚子里的大白面。在回家的路上。

这样,日复一日,在工地上工作了半个月,为邻近的村庄修缮了几十亩的大寨田。可以说,旧的面貌换了新的面貌。

现在,从城市回到我父母在农村的家,有时经过大观庄,东边的山坡留下的痕迹,石口,还有几十英亩的大寨农田还清晰可见。

上一篇:印象周庄
下一篇:紫色桑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