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人权与宪法权利的矛盾及其解决途径

2019-01-05 11:04作者:王噶子  |

在当前社会,人权被广泛提及,但人权研究往往局限于如何将人权转化为宪法权利,受国内法保护,几乎没有提到人权与宪法权利之间的不一致,如何解决这些不一致的、“宪法”文本和国际法的交叉视野,在此基础上进行以下讨论。

一,人权与宪法权利的不一致

人权(人权)的字面含义是指人作为人的权利。在表达方面,它是一种外国产品。在外国学者对(人权)的定义中,人权一词先于国家的特征。它体现了某些国家的先发制人,超越了国家的存在,具有自然法理论的特征,不停止、并且不被剥夺、。为了保护这些权利,国际条约中有更多条款。在国内宪法中,一些国际人权具有特定的内涵,成为宪法保障的基本权利。

一般而言,只有一个国家同意条约,不能确定其国际责任。从国际角度来看,只要在国际公认标准的基础上提出标准并按照国际体系标准在国内适用,该国将遵守这一规范。一个国家只能通过其政府或代理人的积极行动成为条约的主体,但代理人在国际标准下的权利足以使一个国家违反自己的宪法。此外,对于自愿履行条约义务的国家而言,条约的后续解释目前是不可预测的,即使这些解释可能与其宪法内容不一致,也必须予以遵守。如果允许对国际条约有更广泛的理解,国家可能在未经其自己的同意或甚至宪法同意的情况下承担责任。

相反,从国内宪法的角度来看,国家参与国际社会活动受到国内宪法结构规则及其对建立国际关系的承诺的限制。两者之间的矛盾也反映了国际人权与国内宪法权利之间的矛盾。国家在国际人权条约下的责任可能不符合宪法权利的要求,但国家的国际活动是按照国内法的要求和标准进行的。因此,如何调和这一矛盾是本文的重要组成部分。

另一方面,国际人权和国内宪法有自己应遵守的法律声明,并主张对个人基本权利的解释。但是,他们对基本权利的详细解释可能与其法律依据不同。这一结果可能导致在表达基本价值观方面存在分歧或在否认他人价值方面存在不可调和的冲突。

因此,国际条约领域和国家宪法条款往往依赖于不同的合法性和权威来源,导致在解释基本权利方面存在分歧甚至完全冲突。近年来,类似的问题似乎引起了西方社会的广泛反思和讨论。如果宪法权利与具有不同共识基础的国际人权之间可能存在差异,这并不一定意味着这些差异将会发生。正如我将在下面描述的那样,条约和宪法的起草者可以选择避免冲突机制。

国际体系采取了许多步骤,使国际人权的解释适应国内宪法权利,或至少减少它们之间的冲突。

1.解释:国际法院对具体人权的解释有时会考虑到对相关国内宪法权利的解释。这种技术可以避免不和谐。

历史解释。历史解释(类似于美国原教旨主义)是指在解释人权时对国家宪法权利的解释。人权条约的某些条款可以在该国的宪法传统中找到,条约发展时对相关宪法权利的解释可能对条约权利的内容和范围产生重大影响。但是,国际人权法院更倾向于遵循其自身制度的解释,因此很少使用历史解释。

借入(进入)国内宪法解释可能会为解释具体人权提供令人信服的理由。他们还将提供有关如何有效执行权利的经验。在这样做时,国家一级的解释是国际人权法中国家间司法交流的一种形式,包括在国家宪法中借用外国宪法规定和在国际法院之间借用。地方法院还引用了该地区内外的解释,正如欧洲人权法院偶尔借用美国判例法一样。

2.丹尼尔:人权条款通常包含限制性条款或更加个性化的条款,这些条款更像是最低人权标准,而不是具有受限框架的小房间。例如,“欧洲人权宣言”中的规定不能被解释为限制或减损人权。虽然这一条款没有具体提到“宪法”,但其部分功能是避免条约权利与宪法权利之间的冲突。

在一些保护特殊群体的人权条款中,对书籍使用的限制更为严格。 “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公约”没有一般规则。 “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只有一个附带条件,但只有在有利于实现男女平等的情况下才能使用。 “儿童权利公约”只有一个附带条件,只能用于有利于实现儿童权利的情况。保护某些弱势群体可能会侵犯主流以前建立的权利,因此这些人权条约更有可能受到伤害和误解,从而更加严格。

3.法律保留:国际法律制度下的保留制度主要是为了避免国际人权与宪法权利之间的冲突。法律保留允许一个国家修改其在批准条约方面的责任,但同时也需要其他缔约国的默许。大多数人权条款允许在既定限度内进行法律保留。第1条=不符合条约目的的法律保留。法律保留一般适用于“宪法”允许的范围,因为条约规则通常比国家宪法权利更严格。例如,美国对“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某些条款的保留被视为减少了其保护某些权利的宪法义务。

因此,在允许保留法律的情况下,它为国际人权法适应国内宪法制度提供了途径。虽然有些保留可能不尊重人权,但它们也反映了对条约体系缺点的严重反应。

国际人权系统适应各种国家宪法权利体系的能力有限。事实上,国家宪法体系有一系列与国际人权相适应的地方。一些宪法将人权规则提升为宪法权利,而另一些宪法则将国际人权规则视为解释的来源。即使在这一制度之外,宪法法院也自愿将对国际人权的解释纳入对宪法权利的解释。对于宪法法院而言,作为人权问题相关来源的国际解释应被视为对国际人权系统的最低限度适应。

1.赋予人权条款宪法地位:在确定国内法的顺序时,国家宪法经常提到国际条约。美国宪法中有条款规定条约高于州法律和宪法,但在联邦一级尚不清楚。随后的解释澄清了条约的地位低于联邦宪法,但与联邦议会的立法相同。一些国家甚至将该条约置于国内立法之上。但是,总的来说,在国内法律体系中,条约仍然低于“宪法”。

论人权与宪法权利的矛盾及其解决途径

除了关于人权条款和特殊人权条约的特殊规定外,一些宪法并未赋予条约普遍优先权。例如,1992年“捷克共和国宪法”规定,捷克共和国关于人权和基本自由的所有规定都优先于法律。 1994年,瑞典通过了一项宪法修正案,要求法律遵守“欧洲人权宣言”。

另一项修改是赋予人权条约平等权利的宪法权利。 1994年修订的“阿根廷宪法”规定,条约优先于普通的议会立法,并赋予宪法地位。这些条约已被纳入“宪法”,即“宪法”条款,这些条款不废除其他相关权利,必须被理解为对权利的补充。因此,受这些机构保护的人权不会被宪法规定所取代,而是更和谐地生活。

2.强制性解释的趋势:在国内宪法领域接受国际人权的另一种方式是,“宪法”所载的权利必须按照有关的国际人权加以解释。 1978年的“西班牙宪法”规定,“宪法”规定了基本人民的权利和自由,需要根据“世界人权宣言”和西班牙批准的问题的其他规定加以解释。值得注意的是,“世界人权宣言” - 一项不具约束力的条约 - 是解释基本权利和自由的基准,其实施取决于西班牙随后批准的条款和西班牙批准的其他条约。这种强制性解释模式可能具有与赋予条约宪法地位相同的积极效果,至少宪法权利的内容将与国际人权相似。对于新的民主国家来说,这种国际判断的价值往往指导宪法权利的解释,并支持法院对其他政治力量的审查。在既定的宪法体系中,宪法权利与国际人权的协调可以使宪法审查程序有助于实施国际人权。这也可能为国内实施国际规范提供特殊媒介。否则,国际规范可能只会受到负担过重的国际法院或缺乏修改权的法院的保护。

法院或地方法官在翻译权利条款时

(1)必须促进自由民主社会的基本权利:人权、平等、自由。

(2)必须考虑到国际法。

(3)必须考虑外国法律。

规则中必须考虑到国际人权规则的合法性及其对当地做法的批评。与此同时,它也提供了足够的空间来检验与国家宪法内容不同的解释的合法性。

如果“宪法”规定法院在解释其宪法权力时可以考虑到国际法,国际条约也可以对这一宪法权利给予广泛的赞扬,则不能保证它能够容忍批评行为,因此解释可能是对国家宪法至关重要,解释规则肯定不会被采纳。

3.自愿考虑原则:在没有宪法声明的情况下,宪法法院也可以选择将国际人权规则纳入其解释。不同的国家出于不同的原因这样做。

例如,一些宪法对国际合作持积极态度,无论是通过国内法、华丽的话语、具体的商业规则,还是两者兼而有之。例如,战后德国宪法的规定要求德国宪法法院坚持对国际法开放的原则。尽管德国法院本身具有重大影响力,但在解释宪法权利时,他仍应考虑到“欧洲人权宣言”中规定的原则,至少不要贬低权利保护程度。

在某种程度上,宪法法院应考虑到国际解释,特别是在受其约束的国家。统一实施基本权利的机制可能会增加对宪法权利的遵守。

三。结论

以上主要解释了国际人权与宪法权利之间的矛盾,并从两个不同的角度解释了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首先,国际社会接受国内宪法权利,主要包括三种方式:解释。第二,国内宪法在三个方面与国际人权体系相容:人权条约的宪法地位,解释趋势的实施和自愿考虑的原则。国际体系和国内体系的共存带来了更多的机遇和挑战。庞德强调,研究法律的稳定性和变化是最重要的法律问题之一。有时,如果不在国际人权领域作出必要的让步,就不可能与不同的地区和解。有时,当宪法法院与国际条约协调时,国家制度的弱点可能会暴露出来。

上一篇:论抗战时期南京国民政府的警察改革
下一篇:对新会计制度下固定资产折旧准备金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