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里的兄弟,你还好吗?

2018-11-14 10:52作者:王噶子  |

出生在这个平凡的世界里,没有人能控制时间;生活在这片朴素的红尘中,谁也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年,我不知道兄弟在天堂是否已经摆脱了折磨的痛苦?

天堂里的兄弟,你还好吗?

2008年12月,当我的儿子还不到一岁的时候,我和我的丈夫,我儿子的家人,坐了一艘汽船8小时,然后坐上了一辆17小时的火车。我花了一个小时才回到我的梦想,一个小山村,不是遥远的。无论是离家出走,还是结婚生子后,我总是想着家乡的父母和亲戚。和我家乡的一切。回家那天,天气很冷,更不用说北方的冬天了。那几天下着大雪,心里没有暖意。但还有更可怕的消息等着我。七天前,伯父家的第二兄弟因癌症晚期而离开。今天是第七个,不可能。第二兄弟只有44岁。“怎么会这么年轻?”我问妈妈,妈妈在哭,我在哭。

我哥哥是个真正的乡下人,诚实而诚实。他从未听说过他与任何人打架或争吵。我在家乡的时候,每次见到他,他都会笑,但他是个好人。但突然死了。2004年夏天,我哥哥去了我的省会沈阳癌症医院做检查。当时,我背上有几个肿瘤。(我在外面学习,听妈妈说)医生说我们必须把它们移走。如果下一年不再发生,那么它是良性的。如果第二年的复发是恶性的,不幸的是,上帝是不公平的。同时,在第二年,我弟弟第二次进了肿瘤医院,检查结果是癌症。癌症已经扩散到骨髓和右臂。第二个妹夫有一个父亲,她的弟弟,她的儿子,她刚刚是大一新生。虽然她借了很多钱,但她也给他哥哥做了手术,并把他的右臂切除了。我不知道当时我哥哥心里在进行什么艰苦的思想斗争。作为一个农村妇女,第二个妹夫,作为一个来自各行各业的农村妇女,是如此强壮,以至于大伯和二娘(大叔排在第二位,也就是所谓的第二位娘)都六十多岁了。身体不太好,还下去干活,哥哥家里有棚,种蔬菜,所以田里的农活落在二妹夫的肩上,我觉得:一个女人真的能扛这么重的重担真不容易!

我本来打算这次回家的很顺利。我一到家,就去看望我的哥哥,但他没有等我回来。经过20多个小时的颠簸,我非常沮丧,以至于我在车里和船上都晕倒了。但现在我是。但突然间我一点也不累。我离开了我的东西,去了我哥哥的家。我来到医院,看到了很多人。我所能做的就是帮助我的妻子,十二月的北方,当风吹进我的骨头,我帮助清理锅和锅,因为,只有努力工作才能忘记一点悲伤,对吗?今天,去了他哥哥的坟墓后,第二妹夫让他的帮手把他埋在自己家里的果园里,这样她每次工作的时候,第二妹夫都能对她哥哥说几句自己的心里话。我想:此刻她正忙着一切!第二个妹夫是典型的农村妇女,有一个温柔、善良、诚实和善良的妻子和母亲。面对她哥哥的突然离去,她不得不安抚她的叔叔和她的母亲,支持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唉,她的心有多苦?有多难,谁知道呢?谁知道呢晚上10点,我终于见到了我的第二个妹夫,她从原来的1米70斤到不到100斤,这是生活,是人的生活!当我丈夫和我回到母亲家的时候,在安抚了我的第二个妹夫之后,我的父母把康子烧得又热,躺在康庄大道上。我根本就睡不着。我整晚都不适合自己的眼睛。在我的脑海里,我哥哥的声音和微笑总是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在这个时候,第二个妹夫也必须是一个很难治愈的伤口。为什么药物现在发展得这么快,还不能抵抗癌症的侵袭?这时,叔叔和两个娘,会有什么样的伤感肿胀呢?对于他的儿子,年轻的父亲,对于叔叔和两个母亲,晚年,四个悲伤的生活,第二个姐夫此时不是这样的情况吗?我真的不敢去想,几英亩的土地农活,五六十米的温室蔬菜,一个姐夫怎么能承担?他的儿子又要上大学三年了。

也许这是他哥哥以前出生时的福气,这样他就可以娶一个像他的第二个妹夫这样能干的女人了。第二个妹夫真的支持这个暴风骤雨的家,但他的哥哥却没能养活她的姐夫。我出生在农村,在农村长大。在家里呆了一个多月后,我和丈夫几乎每天都做饭。我们不会再为我停留一分钟了。春节过后,我们不得不回烟台。在我们离开之前,我们去了我弟弟的坟墓,看看寒冷的北风。她哥哥的坟墓里只有一个人在那里看着她的果园。然后她去看她的妻子,她的妻子还在忙着呢。

在我们离开的那天,许多亲戚来送行,怕她妈妈不让我们到村子门口去,但她还是坚持要送我们到村口。不幸的是,路程很远(30多英里),寒冷的天气又滑又雪,所以她不得不去村子的入口处。妈妈还是忍不住哭了,我不敢在妈妈面前流泪,害怕,一滴眼泪,满天的泪水。

上一篇:三教桂毅
下一篇:芙蓉在永不枯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