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

2018-09-28 15:02作者:王噶子  |

菩萨的酒被你不假思索地扔掉了。人生的第一天,虽然你一扫而光,但却从来没有清理过。你宁愿在春天独自劳苦,决心不让一个女人下去撒种。你再也不去看龋齿了。你知道在冷餐节里没有烟火,所以你用泡菜和剩菜度过了郁闷的一天。

你和我都知道,这是禁忌。祖先所用的酒菩萨不应该被太阳所欣赏,在第一个月的第一天,垃圾就被从门上扫了出来,据说它会把一年的财富都扫走。在男人和女人的纠缠中,女人通常被称为地球。男人在这个地球上播种和工作,这样女人就不会播种,以免违背某些戒律;当她们走出去做大事的时候,这是个坏兆头,他们有半途而废的危险;冷食节,顾名思义,自古以来就只能吃生的、冷的东西,为什么要改变它呢?

多年来,我一直遵循这一模式。然而,事实上,我们提出了一些意料之外的观察。

举个例子,我们倒了给菩萨喝的酒,也是菩萨的鸡、肉、鱼,但我们不把它扔掉,不管是菩萨还是他们的祖先都喜欢它。在农历正月的第一天,我们可以避免倾倒垃圾。因此,第一天是春节,第二天也是春节,元宵节还是属于春节,为什么只能限制第一天不能倒垃圾?女人不能撒种,但如果家里没有男人(例如,他出门或早逝),她就不这么做了?我见过太多了。当然,走出去把事情弄回来很好。但是,如果你忘记带钱(而且你必须花钱),忘记你的伞(只是下着大雨)或你的手机(你怎么联系别人),你有什么禁忌和禁忌吗?你立刻回家去拿,你甚至忽略了你的母亲和妻子所写的不愉快和遗憾的表达。至于冷餐节的规定,你对此有更多的感觉。当然,方便的时候你也可以跟着去做,但是你正好得了严重的伤寒,你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医生一再警告你不要吃冷食。所以,你对自己说:“冷食节,去死吧!”

由此,我们注意到所谓的禁忌,或首先考虑到形式的需要.如上所述,各种禁忌的建立,可以看作是一种精神上的慰藉。当精神慰藉与形式需要发生冲突时,我们总是照顾后者,让精神慰藉做出牺牲。曾经崇拜菩萨的一小碗酒是不够的,所以可以丢弃;扔掉一整碗三生俱来的佳肴,不仅是一种遗憾,而且是对自然废物的浪费(这比忽略禁忌的罪行更大,所以你必须修改禁忌)。一天的垃圾是可以忍受的,很长一段时间是无法忍受的。(这比无视禁忌的罪过更大,所以改变它们吧。)女人不应该播种,但不应该在春天或秋天播种(这比无视禁忌的罪过更大,尽管可以修正这些禁忌)。诸若此类

禁忌

结论是,我们不是菩萨、祖先、虔诚的神的崇拜者,而是我们自己利益的忠实守护者。禁忌,表面上是自我克制,实际上是自私的借口,一种斗篷。这是我们的伪善。我们不再需要信仰(至少我们不重视它)。禁忌可以是武断的,任意的,甚至是恶意地根据实际情况在信仰的道路上修东森平台改。这是多么的轻和方便!

由于害怕禁忌的限制,所以有一些禁忌需要设立,它起初看上去就像监狱里的一个圆圈,但人们可以在矛盾时通过修改来巧妙地化解这些禁忌。这不能不对我们劳动人民的简单智慧发出无止境的感叹。

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中国人喜欢制作爱情网,但他们同时被困在网,往往无法摆脱自己。我认为用这个事实来解释茧自我约束的意义是非常恰当的。中国文化公园的一朵绚丽的花。

上一篇:花痛哀悼
下一篇:像线上的泉咏一样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