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农民土地上农村干部的腐败与犯罪

2019-01-17 09:55作者:王噶子  |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城市化的推进,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农村土地,特别是城乡地区,逐年增加。土地补偿金额不断增加,其次是农村干部挪用农民土地补偿费的案件数量。农村干部腐败犯罪也表现为腐败、骗取水利建设补贴资金、补贴住房资金、补贴农业生产资金、补贴村道。犯罪造成的社会危害极其严重,给社会造成严重的不稳定。因此,这种犯罪行为越来越受到公众的关注和思考。

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和城镇化的过程中,农村干部利用自己的职能,挪用、诈骗、盗窃、非法获取农业资金等案件。此类案件通常采用嵌套案件和连续案件的形式,涉及的案件数量相对较少。但是,由于受害者人数众多,很容易导致团体请愿。跳跃请愿问题的发生严重影响了社会秩序的稳定性。社会危害极其严重。他们的大部分犯罪手段都利用其权力和地位的便利性,伪造、虚假虚假声明、隐瞒事实、从农民和农业中窃取资金,或秘密保留他们的法律、管理和控制,使用、处理农业资金的好处是自私的。

论农民土地上农村干部的腐败与犯罪

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2000年颁布的“刑法”第93条第23款的规定,农村基层组织,如村民委员会,协助人民政府救灾、救助、洪水预防、关心、移民安置、救助资金和物资管理;社会福利项目捐赠管理;国有土地管理;征地补偿费管理;税收;计划生育、户籍、征兵工作;协助人民政府履行其他行政任务和其他七项行政任务,依法追究刑事其他人员的职责。可以看出,当农村干部从事立法解释规定的七项行政任务时,如果非法占用公共财产,利用其职责便利构成犯罪,将受到腐败的惩罚。由于农村干部具有国家工作人员和非国家工作人员的双重地位,他们负有管理公共事务和村集体事务的双重责任。在现实生活中,由于农村干部地位差异不明显,责任交织在一起,农村干部地位和责任的二重性往往导致农村干部在司法实践中是否属于国家干部。农村干部的行为是否是公共事务管理的困境。根据我们法院目前的判决,在这种情况下,有些案件被归类为腐败,有些案件被归类为职业占用。甚至同一法院的不同法官在查明此类案件方面也不一致。因此,准确识别农村干部腐败犯罪已成为当前我国司法实践中亟待解决的问题。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农村经济的快速发展,农村干部掌握着越来越多的重要资源和稀缺资源。盗窃和侵占公共财产导致越来越多的农村基层组织犯下与农业和就业有关的犯罪,其危害正在增加。对农村干部腐败成因的综合分析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农村干部法律意识和意识形态薄弱。

农村基层干部的文化素质普遍较低,对思想教育研究不够重视。即使在意识形态训练中,他们也会在混乱的水域中混合和悬挂。这导致了农村干部对法律的误解。在一些对与错的问题上,很难正确把握。他们认为他们的行为不违法,更不用说罪了。他们甚至认为,在某些官方意见的控制下,他们为农村集体经济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你自己应该多吃点东西。这是农村干部犯罪的思想根源。

以农村干部为基础的双重地位和双重责任往往导致更加复杂的农业相关案件。案件的具体管辖权是审判初期的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甚至部分罪犯属于公安机关。这很难确定。部分属于检察院,无法澄清哪一部分是整个案件的主体。因此,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推卸责任。最后,纪检部门对那些应该受到刑事处罚的人进行了调查,但他们只受到了党纪的惩罚。与此同时,地方对农村干部犯罪的保护主义也相当强烈。村干部通常受到乡党委的信任,与农村干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由于乡镇形象和评估需要,乡镇机关往往对村干部的轻微犯罪视而不见。这些原因导致农村干部非法和不择手段。

在农村地区,官场更为严重,村干部往往在当地拥有一定的权力。他们依靠家庭权力,经常任意行事,父母有严重的生产方式,破坏民主和法治,村民议会只是一种形式。乡政府的监督不到位,时间不及时。村民们都害怕村干部的权力,往往不敢发怒,不敢说话,并导致农村干部的犯罪行为可以使用。

论农民土地上农村干部的腐败与犯罪

“刑法”第382条第1款规定,腐败罪是指利用国家工作人员贪污国家工作人员。盗窃、欺诈公共财产或以其他方式非法拥有公共财产。 [1]“刑法”第93条第2款规定,国有企业、机构、人民组织、国家机关、国有企业、非国有企业机构、公共机构公职人员从事公共事务,2000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颁布的“刑法”第93条第2款规定,村民委员会等农村基层组织成员协助人民政府救灾、救助、防洪、优先级管理。移民局、救济基金管理;社会福利项目捐赠管理;国有土地管理;征地补偿费管理;税收;计划生育、户籍、征兵工作;根据刑法规定其他从事公务的人员,协助人民政府履行其他行政任务和其他七项行政任务。由此可以得出农村干部腐败犯罪的概念:农村干部腐败犯罪是指刑法第93条第2款中农村干部规定的七项行政任务。使用官方服务很方便。、腐败、?以其他方式欺骗或非法拥有公共财产。四。结论

随着农村经济的快速发展,农村干部职务犯罪的发生率越来越高,犯罪主体犯罪手段、的行为对象出现了新的特征。由于农村干部具有双重身份和双重责任,腐败与腐败,特别是占领罪之间的区别往往是两者的交叉和重叠,准确判断犯罪的性质更加困难。因此,在农村干部职务犯罪审判中,应全面认定刑事主体的身份。、主体功能的性质、行为对象的性质,加上贪污罪的数量,主动归还案件并合理确定监禁期限。同时,要严格规范诉讼程序,准确确定案件管辖权,惩治和防范农村干部腐败的社会法律后果。

上一篇:中国古希腊人追求安静优雅的生活
下一篇:论艺术道德建设与精神文明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