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流芦苇

2018-12-01 09:54作者:王噶子  |

秋天的霜冻来了,河边的芦苇很早就断了,干的和卧的干的都被秋蜘蛛留下的蛛丝覆盖着,河岸像雪一样白,在深秋特别壮观。

是不是疯狂的钓鱼行为,偷奶奶绣上几根银针,点燃烛光红弯成鱼钩?从爷爷的草帽上拿出银丝作为钓鱼线,村子里没有竹子,跑到河边,砍了几根芦苇,做成细而脆的鱼竿。它成了孩子们手中的珍宝,选择了美丽、强壮、高大、垂钓的河流,显得飘飘然。那些抓不到鱼的人愤怒,恼怒,打破芦苇,在芦苇节上刻成长笛,不知道吹什么。他们对响亮的声音感到舒服,他们对水中的鱼更满意,浮标动了一段时间。那只静止的钓竿,对长笛那令人不安的声音很生气,看见那根长的杆子和一根又短的杆子交叉着,劈啪作响,钓竿上的所有门都出现了,没有人受伤。过了一会儿,他们累了,断了的芦苇倒在地上。他坐在地上笑了起来。他把芦苇笛扔进水里,涟漪随着笑声展开,径直走向河边的芦苇。

芦苇出生在乡村农家后院的浅水里,沿着河岸,在过去的几年里没有扩大多少,没有野心,没有脾气,没有名声,没有安全,也没有水。就像一个隐士在我的后院建了一排绿草屋,年复一年地独自看着乡间。村里没有人说芦苇是什么时候出生的。只是,孩子找不到竹竿便想到了它,村民们对端午节的思念即将来临,一个家庭的儿子会记住它,一年后,它也悄悄地滑入了生活。

花儿漂浮在河里,转了几个弯,流过几条运河,藏在稻田深处。米花似乎是芦苇花的现世生命,它的守望无声无息地望着稻田,期待着稻谷的芬芳和星空中散落的小米。爱这个村庄的人对这朵花有千丝万缕的爱。我使海子心爱的乡下人像芦苇花一样成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女人。在芦苇灌木丛中,村庄是一条白色的小船。我妹妹叫芦苇花,我妹妹很漂亮。美丽的花儿,似乎村子里的人更美了,你看到了追逐花儿跳舞的孩子们哦!就像蝴蝶,看看落在乡下女人额头上的花!就像那颗金子一样的心,春天的光芒闪烁着眼睛!

花儿不飞,米熟了,农场忙着看着河岸茂密的叶子,才觉得端午节快到了。几个妻子趁着夕阳跑到河边,没有竞争对手,特别是挑大而肥的叶子,小心地包好包,别说家里把叶子摘出来,泡在大盆里几天。五月五日一大早起床时,用深绿色叶子做一个三角形的圆锥体,加上糯米,扎好线,放在水壶里煮一顿饭,再吃芦苇的清香和糯米包住的圆粽子。洪湖农民的饺子不如南方的多。我在广西吃饺子,吃猪肉等肉。在我的家乡,粽子是简单而真实的,只有糯米和芦苇的香味,没有别的。在我看来,粽子和村民流着原汁原味,家乡的人们,如果仔细咀嚼,而这个粽子一般,简单而真实。5月5日,我向家乡的人们询问了吃粽子的来源。村民指着河岸上的芦苇,微笑着说,我不知道该向谁致敬。不管怎么说,是时候摘叶子吃饺子了。我知道离收获不远。

摘叶,吃粽子,只会面对土地,长江边,回到天空劳作农场主,怎么知道粽子和伟大诗人屈原的关系?一年到头,河边芦苇田的农场主,看着芦苇的变化,捏着手指数着劳动的日子。

收割后,农夫无所事事。谁刚结婚,就带着镰刀跑到河边,几分钟后,芦苇成堆,带回家的黄叶剥光了,枝干并排成窗帘,晒棉花,晒豌豆,家里就有一幕幸福的存在,特别是温暖。我的房子里有个窗帘还没破。这是芦苇做的,我的父亲在结婚那年跑到河岸,一直被使用!妈妈说,当我第一次来到村子的时候,我不知道,原来,哪一年有孩子到河边去剪芦苇,别人不会说什么,说奇怪!芦苇的生长好像是为了迎接村庄的新生活,每年都是新的人来砍它!我问,如果那年没人结婚呢?母亲微笑着,让它在那里枯萎,迎接它的新生命。

秋天的霜冻来了,河边的芦苇很早就被切断了,躺在干枯的蜘蛛身上留下了蛛丝,再加上白色的霜冻,河岸就像落雪一样,尤其是晚秋的壮丽。在我看不到的土地下,新的生命正在形成。

明年春天它会吐出来,没有人会破坏它,就像村里的人一样,冬天会保持沉默,当春天从地里出来时,它永远不会停止耕种。整年来,芦苇和村民们都以同样的热情生活在这片土地上。

别处的芦苇,像浩瀚的白洋淀一样无边无际,一只苍蝇,比那鹅毛雪落的时候还要拥挤,像一条白色的毯子,整个水都是白色的,如果忘了季节,它真的被误认为是雪;沿海也曾吃过粽子,用竹筒精细雕刻,包着竹叶,发现芦苇叶饺子,包括海鲜、蛋黄、猪肉等,相当粗糙。与家乡的芦苇和粽子相比,如清水浓茶、栀子花和牡丹、野菜和海鲜、绅士和男子气概。

河流芦苇

如果我忘记家乡岸上的芦苇,恐怕我会忘记家乡的人民。

上一篇:美丽的离别,感伤的感动怀念我们初中毕业时的
下一篇:东森娱乐平台:让友谊的小船航行